• 新闻热线:0572-8889090
  • 广电客服:0572-8662222
您现在的位置: 德清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县外媒体看德清
文字:   打印

打造100家示范点,德清“农家书屋+新华书店”模式在全省推广—— 书香充盈乡间 服务送至家门
时间: 2022-06-29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

德清新闻网版权声明:凡本网的所有新闻作品,版权均属于德清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微博、微信、论坛和手机客户端等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新闻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清新闻网”,以及该新闻作品的作者姓名。如有违反上述规定,本网将追究法律责任。



  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县钟管镇干山小镇农家书屋外,读者购买完图书后离开。

  出门步行几分钟,就能遇到一家书店,然后找到自己喜欢的书。这样的情形,在城市中或许并不罕见,但在乡村却很少能见到。

  日前,浙江省发布《关于推动“农家书屋+新华书店”(乡村书房)高质量建设的通知》,提出在2022年底前,全省打造100家乡村书房示范点,满足知识需求,助推未来乡村建设。这种乡村书房的新模式,正是源自2021年以来,湖州德清县率先建立的“农家书屋+新华书店”城乡悦读悦享体系——将公益阅读服务点附着在经营性实体上,探索出一条解除供给约束、满足多元需求的城乡一体化路径。

  在德清县,全新的农家书屋星罗棋布,点缀在多个乡村,让阅读触手可及。农民家门口就能买新书、看新书,农家书屋逐渐成为文化微地标、网红打卡地,营造出舒适的阅读体验,掀起阅读之风。“农家书屋+新华书店”模式到底好在哪?具体是怎么做的?给当地群众生活带来哪些影响?记者走访德清的多个农家书屋,寻求答案。

  满足村民阅读需求书屋“活起来”

  在德清县钟管镇的干山小镇农家书屋一楼,图书借阅区里摆放着2000余册新书,以文学类和儿童读物为主。村民谈云学从书架上挑选了一本悬疑小说《埋》,抿了一口咖啡,窝在落地玻璃窗前的沙发上细细翻阅。

  43岁的谈云学本科毕业,目前在钟管镇经营一家水果店。“从店里走到书屋只要5分钟就够了。我特别喜欢看纸质书,一有空就会过来。”谈云学说,虽然以前镇上也有农家书屋,但是书籍种类少、更新慢,来的人也少,许多书都得跑到县里的大书店或图书馆去看。

  改造后的农家书屋,根据读者反馈定期添加新书,不仅有谈云学喜欢的悬疑小说,还能满足她女儿的课外阅读需求,更打通了图书馆借阅系统和新华书店零售系统。新书可销售,还可拆封免费借阅,作为馆配书由德清县图书馆买单。这意味着,在这家小书屋,能买到或者借到县里新华书店以及图书馆的书。“我还在书屋借阅过《百年文学卷》这种以前很难借到的书。”谈云学说。

  干山小镇农家书屋的改变,吸引了许多像谈云学一样渴求读书的村民。每逢周末,不少村民都会前来享受阅读时光。因为人比较多,时常需要等位。

  这一切,都得益于德清县刀刃向内的一次“微创手术”。

  “农家书屋虽然建设得早,但是运营中逐渐出现更新资金不及时、图书资源陈旧、新书好书借阅难、文化活动少等一系列问题。”德清县委宣传部文艺科科长钱斌告诉记者,以前农家书屋的管理员主要由村干部兼职,缺乏专人管理,数字化建设滞后。有些稍微偏远的乡镇,农家书屋利用率不理想,存在不同程度的闲置。特别是“双减”后,群众对阅读的需求激增,书目不对路、更新不及时矛盾愈发突出。

  与此同时,作为蕴含场所精神的公共空间与文化载体,实体书店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竞争,陷入市场拓展慢、网点入村难、效益不高的窘境。2020年,德清县新华书店3家直属门店零售近1000万元,但由于运营费用较高,都处于亏损状态。

  为了回应群众的精神文化需求,推动阅读服务优质化、均等化,2020年底,德清县政府与德清县新华书店有限公司洽谈。由各镇(街道)提供场地,新华书店承担运营,自负盈亏,一起摸索出一条“农家书屋+新华书店”的新路子。

  钟管镇干山村率先试点。“干山村原来是集镇,有一定的文化积淀,村里老人小孩都有阅报读书的习惯。”干山村党委书记梅国红告诉记者,2017年小城镇综合整治中,村里就为农家书屋打造预留了空间。新华书店介入后,进行管理人员培训,和县图书馆共同负责图书选配、借阅流通,并由专车配送。

  升级后的农家书屋实现了“专人日日管、活动周周有、书籍月月新”。新华书店、图书馆、县志愿者服务联合会还制定了统一的服务标准,专门配备1名文化志愿者进行管理。干山村里的文化讲解员宋金萍也“转行”成了书屋专职图书管理员。

  “书屋根据村民的需求调配图书,结合农民在种、加、养和产、供、销方面的农业生产特点,提供涉农书籍,保证书籍的供给精准对路。”宋金萍说。新模式下的农家书屋,不仅受年轻人欢迎,也是村里不少老人每天清晨的固定阅报点。书屋服务范围覆盖留守儿童、返乡青年、乡村“五老”等群体。开放仅两个月,新书的销售额就突破两万元,书籍借阅超过500册。

  打造独特文化空间书屋“潮起来”

  让村民感到惊喜的,不仅是书变多了变新了,还有空间布局的迭代优化,让书屋“颜值”升级。亲子共读阅览区、文创文具和教辅书零卖区、水吧等多样化的场景,聚合成为一个城市之外独特的文化阅读空间。

  走进德清县禹越镇的禹悦书房,这里几乎座无虚席。镇上的老文化站站长姚根华边介绍边带记者逛了起来,“禹悦书房在今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落成开放。这是一个集新书零售、图书借阅、文创展示、研学休闲、简餐饮品为一体的新型文化空间,开放以来一直人气很旺!”

  500平方米的空间,加上天花板和书架隔层上的暖光灯,让这座书房看起来非常宽敞明亮。统一的木色装潢桌椅,搭配绿植,让阅览区有了一丝咖啡馆的休闲气息。不少学生正在安静地写作业。门口处的吧台提供茶、咖啡等饮品,很受欢迎。文创区出售的各种创意产品里,有一款自动铅笔经常脱销。继续往里走,还有户外的天台,可以边看风景边读书喝茶。

  2020年开始,姚根华陆续跑了多个城市,参观“网红书店”、走访城市书房……“看到设计时尚的书房我就拍下来。”姚根华说,设计图纸改了一遍又一遍,只为达到最完美的效果,带来最舒适的阅读体验。他认为,乡村书房不仅是改变村民精神面貌、提高村民综合素质的载体,而且可以丰富基层图书馆服务体系,未来可以打造成为乡村的网红空间。

  多功能集成让农家书屋变得“潮起来”。德清的农家书屋不再局限于借阅书籍与零售,而是探索“书屋+”模式,打造具有高颜值、复合型、引领生活方式的乡村文化空间。为了成为群众认同的复合空间,农家书屋还运用多元多变的跨界经营模式,这也是德清在新一轮农家书屋打造中的着力点。

  德清县新市镇的“新咖啡书房”,是一间藏在古镇景区咖啡馆里的文艺阅读空间。古色古香的老式建筑中,时尚个性的装修风格凸显了格调,看似漫不经心的书架角落,充盈着古镇文化。这里有书、咖啡,还有一些特色纪念品,如新市黄酒、古镇明信片、印着蚕花娘娘的文创产品等。游客在这里看书,在享受美妙阅读时光的同时也接受古镇文化的熏陶。

  德清县下渚湖街道的天际书屋设在天际森谷景区入口,是一个集买书、阅读以及休闲娱乐等于一体的多功能场所。游客、村民可以在“树屋竹林里”“天幕下”“高空中”等多个场景里看书。书屋内植入了下渚湖朱鹮玩偶等特色文创产品,为景区增添了几分文化气息。位于雷甸镇的悦读悦享雷甸书房则处处融入了中初鸣遗址等独具地方文化特色的元素。

  “升级版的农家书屋,不只满足村民的借阅需求。如果是人气高的旅游村落,建设个性化的农家书屋可作为一处小小的农文旅融合体,相当于是为旅游要素进行配套和提升。”德清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尤其是外地来的游客,他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书,还可能是看一处乡土建筑,抑或是一个乡村文化特色展示,这种书房要承担的服务、展示作用会更强烈,甚至成为一个传承地域文化、弘扬乡土精神的窗口。”

  “潮起来”少不了数字化手段支撑。线上,德清通过与喜马拉雅合作,连接包括知网、电子书、龙源期刊等在内的25种、总量达150TB的数字资源,让村民在农家书屋就能享用“数字文化大餐”;线下进行智能化改造,大部分书屋内部引入智能触控、语音识别、网络直播、有声读物等技术手段,搭建各类数字化阅读设施,形成线上、线下融合互促、有科技感的阅读体验。

  阅读之风劲吹乡村书屋“兴起来”

  一家欣欣向荣的书屋,能对周围产生什么影响?

  “我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来。”德清县新华书店有限公司负责人郑奇回忆说,虽然提前向居民发布了开张预告,但禹悦书房正式营业的那天,书店竟然热闹地像一个“菜市场”。村民们带着好奇一股脑地涌进来。孩子们兴奋地交谈着,经过几天的维持秩序后,书房终于变成一个人多也安静的阅读空间了,更带来一股全民阅读的风气。

  禹悦书房位于禹越镇人气最旺的中心区域,周边有学校、健身房、文化广场等配套设施,镇上多数居民只需步行15分钟就能抵达。书房开放后,禹越中学的学生陈鑫平每天放学后,都和同学结伴来这里自习。不少家长放学后将孩子接至书房,或者开启一段亲子阅读时光,或者将这里当做暂时的“托管”地,让孩子自己看书学习。还有几个在镇上科技企业工作的年轻人,经常来书房“办公”。

  看到这种情况,禹悦书房乘势推出阅读沙龙、新书发布、观影体验等各种文化活动,满足不同群体的文化需求。比如,在“双减”背景下提供公益托管服务,开设绘画、剪纸等课程,深受附近村民的欢迎。

  燎原村农家书屋位于民宿集聚的庾村集镇,过往游客时常走进这里打卡拍照。这座书屋结合莫干山镇打造的作家村、编剧村和艺术村不定期举办分享会,村民还能时不时偶遇“大咖”来采风。

  截至目前,德清县已建成60个悦读悦享书房,开展线上线下文化活动,吸引10万余人参与其中。干山小镇农家书屋借助新华书店、县图书馆的力量,在数月内举办了30余场全民阅读活动。有了丰富的场地资源为载体,德清县图书馆也将更多文献资源、文化品牌资源下沉到基层,多形式开展阅读推广活动,带动阅读。如通过“群众点单”的模式,“名家领读”“乡土阅读”“德清朗读者”等活动相继走进乡村农家书屋,多次邀请海内外有影响力的作家,以开讲座、读书会等形式与本地读者、山水人文进行互动,让全县读者就近享受阅读活动服务。

  “不管人们走进农家书屋的理由是什么,但作为一个阅读空间,总有人在这里变得离书籍更近一步,在这里获得不同于以往的交流,甚至让他们的人生发生改变。这也正是在乡村开辟一个独特文化空间的重要意义。”德清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2021年,德清居民综合阅读率达到92.4%。“农家书屋+新华书店”的全新模式,优化了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将文化惠民触角延伸至基层一线,在书香中推动精神富有。而接下来浙江省即将打造的100家乡村书房示范点,无疑也会让阅读文明之花开遍之江大地。

  农家书屋的N种可能

  夕阳下,放学的孩子已经占据了书屋的最佳位置,开始阅读昨日尚未读完的故事,旁边的家长则在下单购买想要收藏回家的书籍。这发生在德清农家书屋里的一幕幕场景,一直徘徊在记者的脑海里。

  乡村振兴离不开文化支撑。作为承载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末梢,农家书屋成为村民经常“打卡”的文化栖息地,让小村庄也拥有了“诗和远方”。越来越多的农民走进书屋、爱上阅读,农家书屋逐渐成为凝聚精神、促进乡风文明的“文化粮仓”。

  采访中记者遇到了一位经常在农家书屋待上半天的读者朱明清。她是乾元镇修吉堂国学图书馆的常客。她说,对于农家书屋而言,书籍是最基础的服务,还可以加载更多内容,比如对村志或者村史进行编撰整理、采集地方文献资料和好人好事,通过挖掘民间技艺和艺术的保存,保护和发展地方优秀传统文化,形成具有地方特色的本土文化品牌,以增强农村居民的文化自觉与自信、强化文化认同与凝聚、提高文化传承与创造的积极性。

  小小农家书屋可以大有作为。有书店管理者表示,可以充分发挥农家书屋文化引导功能,打破其“送文化”的传统角色定位,将“传播文化”的单一功能扩展到“记录文化”“创造文化”的多项功能上来。当你想要了解一个村庄,可以走进村里的农家书屋,它有厚重的地方史志、热闹的地方戏曲、精彩的艺术展览……从这一维度来说,农家书屋完全可为农村公共文化建设和文化振兴提供内生发展动力。

  (原载6月28日《浙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