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日报 | 潮鸣天下 | 彩票 | 杭城就医挂号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我要报料 ·《德清新闻》数字报 ·新闻热线:0572-8889090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政要闻 | 社会民生 | | 乡镇 部门 | 德网专题 | 德清旅游 | 网上道德馆 | 拍卖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德清新闻网 >> 漫步德清 >> 天下德清人
文字:   打印

陈雄强:运动+旅游 我乐在其中
www.dqnews.com.cn 2016-04-25 德清新闻网

    德清新闻网版权声明:凡本网的所有新闻作品,版权均属于德清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微博、微信、论坛和手机客户端等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新闻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清新闻网”,以及该新闻作品的作者姓名。如有违反上述规定,本网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物档案

  陈雄强1969年生,德清莫干山镇高峰村人。原捷安特杭州分公司总经理,现任绿道体育董事长,杭州市德清商会执行会长。从2007年连续8届在家乡举办“莫干山国际单车嘉年华”,并在最后两届更名为“莫干山国际单车骑游节”大型公益性活动,为莫干山的骑行文化和旅游宣传贡献游子心力。多年为母校德清二中举办“捷安特品学兼优奖学活动”。也获得过德清教育基金会基金奖。

  前不久,陈雄强来德清考察项目。借此机会,记者在风景秀丽的下渚湖畔见到了陈雄强。虽在电话中已得知到达的大致时间,但当陈雄强一身登山装备健步而来时,记者却很不好意思地没有认出来。只见他身穿全套灰黑色运动服,脚蹬运动鞋,背上斜背着一个双肩包,随意而又潇洒,像个旅人。握手时陈雄强的手温暖有力,双眼犀利有神,在交流时显露出广博的学识与过人的见地。

  因英语结缘朝气蓬勃的宁大

  随意找个沙发坐下,陈雄强都能和人聊得火热。记者和他的交流就从学生时代开始。他说自己是德清二中1984届的毕业生,那时候还在二中的老校区就读,“对二中比较有感情,毕竟我对英语的浓厚兴趣就是在二中培养起来的。”陈雄强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英语老师章珍美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课上得特别好,自己非常喜欢上她的课。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何况这种兴趣一直延续到今天。所以毋庸置疑,陈雄强当时的英语成绩肯定是出类拔萃,这也为他后来选择英语专业奠定了基础。“我是高中理科考大学,报志愿的时候,我找遍了当时招收理科的英语专业的全国各本科院校,发现只有前一年刚建立的宁波大学有英语专业。本着‘经学致用’的办学理念,宁大开设了改革开放迫切需要的外向型经贸专业——应用外语系。”

  说到大学,陈雄强的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宁波大学是全国唯一的一所由邓小平亲自题写校名的大学,而且也是那个年代唯一一个没有围墙的大学。校舍四人一间,还混系。当时的学分制也是率全国之先。创办首三届都是招收超过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为主的生源,以确保国家教委对宁波大学本科教学资格的鉴定和验收。”

  陈雄强向记者介绍,宁波人要办一所属于自己的大学已经梦想了近半个世纪。恰逢国家刚刚改革开放,西方社会对中国还存有疑虑,缺乏信心。国家招商引资需要香港同胞做出表率,海外宁波帮享誉世界,香港船王包玉刚,香港影视巨商邵逸夫等都是宁波人。邓小平为了启动改革开放的巨大工程引擎,提出“把全天下宁波帮团结起来,一起建设宁波”。在此“口号”感召下,船王包玉刚捐巨资回故乡宁波创办了宁波大学。 “响应国家号召,那时候宁波出去的教授、学者都争相回到宁波,为宁波大学出力,最初的几年,学校里教师多,学生少,也算是国内少见的奇景了。”在这股回乡潮中,各个学科的大师云集宁波。其中让陈雄强印象最深刻的是裘克安教授。裘教授是参与板门店谈判“主翻”,后被派驻英国大使馆。他还是当代中国最著名的三大莎士比亚翻译研究专家之一。老家在嵊县的裘教授当时就回宁大担任副校长。作为普通英语专业的本科生能够有机会聆听裘教授的授课,也只有当时的宁大人才能享有的福气了。让他对英语有了更深一步的认知和了解,也让他对宁波大学充满了自豪感。

  机缘巧合进入捷安特

  那时候,大学毕业还是包分配的,陈雄强家在德清,他也就顺理成章地被分配到了湖州郊外的一家乡镇企业。“我在那里没什么事情可做,能力也得不到什么体现,所以待满一年拿到助理职称后,我就跳槽了。”因对英语的兴趣,他把目光转移到了湖州第一家大型外资企业震州纸业。

  当时,震州纸业因引进欧洲三千多万美元的欧洲设备需要翻译,在三县两区招聘。“那时候跳槽可没有那么容易,必须一个肯放,一个肯收。我考了个第二名,第一名是湖州师范的英语老师,可是湖州师范不肯放,我就幸运地被录取了。”

  可是,陈雄强心心念念的工作却并没有给他带来预想到的成就感。“学英语的人,有机会出国的话,一定会死命去争取,但那时候企业从属主管部门层级太多,出国名额根本轮不到他。”这让陈雄强很是郁闷,一横心,不出国就不干了。那个年代,一旦选择辞职,单位不放,就算自动离职,陈雄强的档案就从人事局被踢到劳动局,这也意味着他的干部身份没有了。

  没有工作肯定是不行的,在家待了一段时间后,陈雄强打算到当时全国的两大改革开放热土苏南的昆山去闯闯(另一个就是深圳),希望能一展自己的抱负。机缘巧合,老板直接面试,顺利进入了捷安特中国有限公司。

  不成功便成仁,在捷安特,陈雄强发奋图强,原本面试所要从事的是捷安特的外销工作,开始几年捷安特国际市场对中国制捷安特尚无信心,订单依然交给台湾母公司,外销工作也就无所事事,在开始的阶段基本是担任总裁的行政助理工作,这段近距离配合老板的工作经历,让他成长巨大。后来被调入内销部门。由于工作勤奋,表现优异,半年之内做到负责全国营销的营业课课长,负责整个华南地区的国内市场开拓。不过,在昆山的两年里,陈雄强始终抱有对家乡的情感,因此1994年,他申请回到浙江杭州,开办了捷安特浙江公司,任总经理。 “或许,这就是缘吧!”就是因为这样的缘分,他在杭州一干便是18年,乐在其中。

  自行车公园是未来梦想

  在捷安特的20年里,陈雄强从最初的做产品营销,慢慢地转型成了运动生活方式营销,2007年开始,就与德清旅游局合作,开展单车嘉年华活动,把莫干山的魅力推广华东乃至全国的单车爱好者当中,取得了不俗的影响力。

  2013年,陈雄强与杭州市德清商会合作,举办了第七届单车嘉年华后,有了在莫干山镇建立自行车公园的念头。不过最终由于各种原因,项目没有落地。但念头一旦产生,按陈雄强的坚韧性格,一定会想办法让其实现。

  陈雄强说:“其实建立自行车公园,主要还是要表达出一种运动精神,一种休闲放松、健康度假的生活状态。未来公园里会有常驻教练,教你如何骑车,如何在山野享受各款赛道的骑行乐趣。给自己一个放空身心的周末假期,公园里也有特别为大都市人准备的咖啡、简餐等服务,当然属于单车人的旅馆一定是必不可少的。”陈雄强坦言这个计划他想了很久,目标是成为中国自行车公园的样板。虽然在做的过程中有一定的困难,但他找到了最佳的村支书,和最佳的国际和国内专业设计建设团队,困难在一一地得到克服。

  这次来下渚湖,陈雄强也是为了考察这边的岛屿与水质,确定“以自行车为核心的休闲运动场地项目”可行性。“下渚湖这么优美的地方,保护得很好,是块处女地,希望我们能用一种零污染的、健康的、自由的方式去享受这么美的景致。”基于这样的想法,陈雄强仔细描绘了他的构思:“建起一条环湖的绿道,在绿道上建设多个能够延伸到湖边的木栈道,来设置多个驿站。驿站面对湖的是皮划艇,背对湖的是单车,游客可以划皮划艇从一个驿站到另一个驿站,也可以骑自行车来往于驿站之间,岸上水上可以在每个驿站随意切换。能最近距离地欣赏到湖区的美景,自由放松自己的身心。”

  陈雄强说自己到下渚湖投资能成功的话,也只是作为一个运营者,吸引其他娱乐形态进来,并不指望赚多少钱,只是希望下渚湖能做成一个自由行的圣地。

  “德清因地理位置的得天独厚,现在可以说要工业有工业,要经济有经济,要人文有人文,要民生有民生,因此很多德清人优越感比较强,危机意识却相对薄弱。”饭后,陈雄强又和记者谈起对家乡的看法,“所以,还是希望家乡的官员也好、老百姓也好,能认识到德清强处在哪里,弱点在哪里,再结合市场,分析出怎么样进行结合,这样才能更好地发展。” “像我们这样的在外游子,老了肯定还是会回到德清,不用说肯定希望家乡能够更好地发展。”虽然他笑言说自己50岁争取退休,让年轻人去担当和发展,虽然他说自己这样做是没事找事干,但记者仍能从他的一言一语中感受到他对家乡的深情一片。陈雄强在用自己的能力,为德清国际化运动度假经济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

作者: | 记者 何水根 实习生 史一佳
分享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