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日报 | 潮鸣天下 | 彩票 | 杭城就医挂号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我要报料 ·《德清新闻》数字报 ·新闻热线:0572-8889090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政要闻 | 社会民生 | | 乡镇 部门 | 德网专题 | 德清旅游 | 网上道德馆 | 拍卖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德清新闻网 >> 漫步德清 >> 天下德清人
文字:   打印

蔡建明:从“苦寒”中走来的农民工程师
www.dqnews.com.cn 2015-02-26 德清新闻网

    德清新闻网版权声明:凡本网的所有新闻作品,版权均属于德清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微博、微信、论坛和手机客户端等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新闻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清新闻网”,以及该新闻作品的作者姓名。如有违反上述规定,本网将追究法律责任。



  蔡建明 1975年出生,禹越镇高桥村人。中航工业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博士,钛合金研究室高级工程师,师从“中国钛合金之父”、中国科学院院士曹春晓。
 


  蔡建明从事的是有关飞机发动机内用的高端材料钛合金的科学研究。钛合金在生活中很难碰到,为了给记者一个具象的理解,蔡建明摘下了自己佩戴的眼镜,来回摆弄柔软的镜架,并解释:“这里边有钛,钛很轻。”

  带着眼镜模样斯文的蔡建明告诉记者,他的一双手既用作实验室里的科研工作,也曾在夏天参与“双抢”一身力气百身汗。说到这里,蔡建明向记者展示了手指上因为被镰刀割到而留下的永久疤痕。这个疤痕是他生活的印迹,是跟随他一生的标签,“我就是土生土长的农民儿子。”
 

农民与骄子

  蔡建明来自禹越镇高桥的米世村,父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

  蔡建明可以是灰头土脸在田里干活的农村娃,也可以是架着眼镜表情严肃做研究的工程师。这两个身份在他的生活中从不矛盾,反而相互促进,组成了一个更加优秀的蔡建明。

  优异的学习成绩一直伴随着蔡建明从小学入学到博士毕业,这也是家里无比骄傲的事。自从1989年进入湖州中学就读高中,蔡建明便开始离家生活。1996年他作为合肥工业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唯一考取研究生的学生,进入中航工业北京航空材料研究院继续深造。

  但每每放假回来,蔡建明也不会闲着,肩扛锄头、手持镰刀就往田里跑。这是城里的学生根本无法体会的。读高中时,蔡建明有一位寝室室友是湖州城里人,“他甚至以为稻谷直接长出来就是白米。”蔡建明说,城市里的学生都不太理解“农活”的含义,而他在放假时便会忘记自己的学生身份,“一个大学生回到家里,角色就变回了农民。”


  夏天是农村抢收抢种庄稼的“双抢”季节,当然也是蔡建明家里的农忙时节。5亩地要在一周内完成收割、犁田和插秧,父母、放暑假的哥哥和他都需要参加。7月底8月初的时候,太阳毒辣辣地晒着,稻田里的水面都变得烫脚。蔡建明回忆着:“我们都包得严严实实,戴着草帽,脚伸进稻田,烫脚的水面下的水就没那么热了。”


  除了高温天气,水里的蚂蟥也像是嗜血的魔鬼,不断往身上贴,“拍拍大腿,蚂蟥就会自己掉下去。”汗水打湿了衣服,太阳又把衣服晒干,直到落日终于下山,一天的劳作才结束。放假回家第一天干活的蔡建明总会觉得腰都直不起来,“回到家吃完饭就能直接睡着。”

  “插秧也是有哲学的。”蔡建明告诉记者,唐代的布袋和尚写过一首诗,全诗是“手捏青苗种福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成稻,后退原来是向前”。这首诗道出了插秧的哲学真谛,最后一句“后退原来是向前”也让蔡建明受益匪浅,在人生的道路上不断参悟。

生活在变,生活的心不变

  从小的农村生活让蔡建明养成了吃苦耐劳的个性,一定程度上也为他将来的科研工作注入了肯下苦功的执着。
 

  小时候,蔡建明家里穷。父母是农民,为了他和哥哥读书的事也没少苦恼,借钱上学是常有的事。“小时候从来没穿过新衣服,过春节也没有,我穿的都是哥哥的旧衣服。”

  蔡建明和哥哥都很懂事,一下课就提着小桶去铸铁厂的炉渣里翻拣铁块去卖钱,或者给砖瓦厂搓麻绳编织芦苇席用来遮盖泥坯。“这样一个学期的学费就绰绰有余了。”乐观的蔡建明说,这也是他们年少时玩乐的方式,“现在的孩子反而缺少了这样的乐趣。”

  父亲曾经考虑到家里的负担,希望初中毕业的蔡建明选择考中专。农村户口可以转成非农户口、工作包分配是父亲这样要求的原因,但是蔡建明的中考成绩十分出色,他填报的也是湖州中学,父亲只好随他。


  1989年,蔡建明去湖州上学还要坐船去,自己扛着米,坐上从海宁市长安镇前往湖州的船。到了学校之后,因为交通不便他一个学期也不回家,想家的时候只能写信。

  “当时的我完全想象不到现在的交通如此发达,现在我在北京也能随时回家。”蔡建明不禁感慨。他认为,交通的便利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让游子和家之间的距离也随之缩短。

  回想起小时候的种种艰苦,蔡建明用了“苦也快乐”一词轻描淡写,对过去生活充满着感恩。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些苦难也把蔡建明“雕琢”得愈发优秀。

家的味道是红烧鱼

  春节前,蔡建明从1275公里外的北京开车回到德清,历经13小时却未露疲态,回家的喜悦情绪盖过了所有。常年在外的蔡建明坦言,非常想念母亲做的红烧鱼,带着家乡特有的味道,无论去到哪里都找不到这一模一样的滋味。


  小时候,想吃鱼的哥俩会到家门前的河里去抓鱼。一网兜插入水面,眼疾手快就能抓上一条大鱼。土灶上的鲜美鱼味是蔡建明心中家的味道,这次过年的餐桌上也少不了这一道菜。可惜的是,现在家门前的河里再也抓不到新鲜的大鱼。

  “我们小时候的河水可以直接喝,后来水越来越浑浊。”蔡建明说,这一次回家,看到有关河长制的指示牌竖在河边,看到河水清澈了不少,知道德清下了功夫治水,“希望能够看到水清有鱼。”

  除了家乡的环境,蔡建明也在自己的领域内挂念着家乡的发展。中航工业在去年宣布启动“航空大世界”游乐园项目,蔡建明将该项目中的一块内容推荐到我县,我县也在争取承接这一小项目。蔡建明说:“目前这些都在规划中,还没有确定,如果我们德清能够顺利接到这个项目,将极大促进经济发展。”

作者: 记者 陆晨晖
分享到: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