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在线 | 浙江新闻 | 浙江日报 | 潮鸣天下 | 彩票 | 杭城就医挂号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我要投稿 ·我要报料 ·《德清新闻》数字报 ·新闻热线:0572-8889090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政要闻 | 社会民生 | | 乡镇 部门 | 德网专题 | 德清旅游 | 网上道德馆 | 拍卖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德清新闻网 >> 漫步德清 >> 天下德清人
文字:   打印

沈爱国:活跃于杭城媒体界的浙大教授
www.dqnews.com.cn 2014-05-14 德清新闻网

    德清新闻网版权声明:凡本网的所有新闻作品,版权均属于德清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微博、微信、论坛和手机客户端等其它方式使用上述新闻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德清新闻网”,以及该新闻作品的作者姓名。如有违反上述规定,本网将追究法律责任。



人物档案

  沈爱国 浙江德清人,1966年9月出生。早年就读于德清三中,1986年毕业于杭州大学新闻系,现为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教授,新闻系主任,浙江大学新闻传媒与社会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浙江省传播学会理事,浙江省报纸系统、广播电视系统高级职称评委专家库成员……

  在浙大的课堂上,他讲起课来激情四射,从刚开始的坐着,到最后的站着,滔滔不绝地对来自家乡德清的求学者们,讲述新闻传播学的课程,每每讲到关系到德清的“桥段”,总不忘和教室里的“老乡们”招呼一下,勾起大家对家乡的情感欲望……

享受教学中的乐趣

  1986年杭州大学毕业的时候,沈爱国正在《杭州日报》实习,报社总编辑亲自来学校要人,而系里的负责人则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要是敢不留校,就把你分配回湖州。”这让当时“被留校”的沈爱国有些苦恼,“当在报社的同学都已经使用煤气灶、住单人间的时候,我还要和两个大小伙子住三人间,用小电炉,比较恨系里的老师。”说这话的时候他双手抱胸,语速极快,当年的细枝末节清晰到了那只电炉。但就现在来说,他没有再后悔选择了教师这个行业,到了这个年纪,年收入已可以轻松解决物质问题,不再为吃穿、房车、旅游等费心。

  在课堂上,沈爱国喜欢讲故事,抖包袱,戳笑点,这都是他所擅长的。这得益于多年来漫长而丰富的实战经验。在给在场的老乡学员们上课的时候,常常是PPT直接放出故事的图片,让学员们认真去看,学员们私下讨论安静下来后稍显紧张的课堂气氛则是沈爱国非常喜欢的。讲述江西宜黄强拆事件、江苏某局长微博调情等舆情事件时,每每如是,学员们只知其然,他就站在媒体观察者的角度来告诉大家其所以然,讲述时伏笔暗藏,画面感极强,同时配合他激情四射的演讲,往往让大家听到入迷,不时还哄堂大笑,他就能在这样的课堂上享受到喜悦。

  “教师这个职业确实带着光环,但其对我们最大的诱惑力不外乎自由两个字。”沈爱国至今中意于大学开放的课堂带来的精神和身体上的自由,虽然为了这些要付出很多,比如,上好自己的新闻业务课就要让自己在上课的同时深入媒体圈。

媒体圈中体现自己

  沈爱国的一天,从中午12点开始。这是以前在报社做夜班养成的生物钟,哪怕他现在早已不在业内,做着本该作息很有规律的大学教师这一行当,依然如同当年等着签版的夜班编辑那样,熬到每天半夜两三点。所以他的微博名就叫“每天12点起床”。

  1986年毕业留校刚开始的三年里,他就觉得必须对社会上的传媒各界有所涉猎,因为只在象牙塔里钻研的人是上不好新闻实务课的。于是在1989年,跟着同学胡宏伟、朱国贤开始在新华社浙江分社参与新闻实践,没有报酬就拿稿费。1992年的2月到10月,又去了《钱江晚报》做新闻,以通讯员的名义采写了不少稿子,甚至有很多头版头条。1994年,杭大新闻学院和义乌小商品城合作,协办《小商品世界报》,但是这份有公开刊号、发行量很大的报纸却没有一个真正具有新闻理论功底的人为它把关,于是沈爱国又在那里做了整整一年的副总编。

  1996年结婚后,理应让自己空下来的沈爱国依然闲不住。从1997年到2000年,他坐进了《浙江青年报》的编辑部,正儿八经地上夜班,等大样,签字。每天12点起床就是这时候养成的习惯。等到清样出片子,一切完成后,回家,从两点睡到十二点,一天只吃两顿饭,从来不吃早饭,也不吃宵夜。长期的夜班生活,让沈爱国觉得全身的免疫机能都在下降,直到2000年3月一场成人麻疹才让他中断了在《浙江青年报》的工作。

  身体出了状况的沈爱国不得不休养了很多年,但2007年《青年时报》社长张丰和副总编范波的来访,他们所表示的“只要做产品评价就可以”让沈爱国又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感。于是毅然出山,给《青年时报》写稿件评论,每天的评报文章被打印出来,贴在报社楼梯口,经过的人多少都会驻足观看,这样一来,虽然沈爱国自己成了报社“最不受欢迎的人”,但是报社的业务讨论氛围日渐浓厚起来。2008年,《青年时报》和华数合作,推出的《天天时报》新闻评论节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触电让沈爱国又在电视圈整整做了两年......

  做纸媒,电视,写评报,最终,沈爱国没有抵得过身体机能的下降,在2011年3月彻底退出,专心教书。

寻找家乡存在感

  作为杭城媒体圈的名人,沈爱国要经常接受各家媒体的采访。而不论对自己的学生还是自己,沈爱国都非常强调一点:“你仅仅是社会中的一个节点,不可能完全孤立。如果不被需要,价值就难以彰显。”

  沈爱国的手机上,通讯录中的联系人有2000多个,微信好友有1800多个。即使仅仅翻一遍朋友圈,至少也要两个小时,而他自己发的朋友圈,则常常成为媒体圈朋友们的素材,登报上电视。同样地,在饭桌上,沈爱国也基本上不会成为沉默的人,都要与在场者酒过三巡,你来我往一番。这才是他所认为的存在感和社会价值的体现。在媒体圈多年打滚,加上浙大新闻系的多年耕耘,杭州媒体圈里的编辑记者、头头脑脑,几乎都与他有着深浅不一的关系,这庞大的关系网也满足了他这么多年需要的存在感。

  对家乡德清也一样。当天采访的最后,沈爱国自认为在杭几十年,也在努力寻找自己在德清人心里的存在感。不管是谁,从家乡出去后,多少都会有一种故乡情结,总想为故乡做些什么。他说在杭城还有很大一批德清出去的有所成就的老乡。很多情况下,他们即使真的想为自己的家乡做一些什么,但是多年在外缺少与家乡人民的沟通,也就渐渐缺乏了对家乡鲜活的了解,有时候想回报故乡也就不晓得从何入手、如何去做。要是家乡人能够常常给予他们这些在外游子家乡的问候,那情况肯定将会有很多不同。

  “如果德清的新闻人需要我去讲课,我肯定是十分乐意的。”沈爱国说。就像他在浙大给老乡上课一样,可以跟大家很熟络地交流家乡的人情风物。

       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他还是希望可以给家乡的新闻媒体事业出自己的一份力。当然,他也希望家乡的人们能给予在外的游子们以根在德清的存在感。

作者: 见习记者 何水根
分享到:

相关稿件